「好手」平臺,橫空出世

★ 撰文者:劉作時律師,「好手」平臺共同創辦人

有一天,我走出了捷運小南門站的一號出口,一邊走向法院,一邊興奮地跟Lawrence說: 「你這個名字取得真好!」

就這樣,我們決定成立一個平臺,英文名字在我穿過博愛路口之際,也很快地迸出腦門,英文名字叫做upper hand。名字中有hand這個字,和「好手」沾上邊;更重要的是,這兩個字(前面再加個the)叫做優勢。

讓有優勢的人,可以大方地將他的優勢傳授出來。

基於這樣的心態,我們決心開始經營這個名為「好手」的平臺。在成立好手知識服務團隊之前,經由L大的介紹。我又遇到了V大,他是內容行銷的專家,而經營「好手」平臺的生意是「內容的內容行銷」,我們正需要他。「三人成虎」之後,就要開始為知識提供服務。想想真可怕,三個創辦人的年紀加起來快150歲。

各行各業都有好手,總是有人願意分享。在美國的投資交易界有一句話說:「Good traders trade」,翻成中文就是「好的交易員交易」。這句話的反面解釋,則可以解讀為:「好的交易員除了交易,不做別的。」但令人莞爾的是我就認識幾個交易員,他們不僅樂於交易,也樂於分享!

您可以從他在臉書發言時的誠摰用語看得出來,當然這種人是少數,這種人一定要找他來當好手,因為他一邊會分享,一邊會交易,又不怕講述他過去交易失敗的經驗。但大部分好的交易員都會想,我的成功經驗為何要讓別人知道?如果我的經驗讓您知道,我豈不是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?這市場是零和遊戲,我沒事幹嘛培養一位對手,除非您給我很高的學費。

當然,也有的資深交易員是不懂得怎麼分享?很多好的交易員不露痕跡,常常下午就穿個夾腳拖走在羅斯福路上。他根本不想備課,這種人自然也無法成為業界樂於分享的人士,無法成為好手。他也許可以跟您聊天,但聊了兩三句之後,可能就蹺起二郎腿,準備開溜。

話雖如此,但離開交易界之後,有太多的經驗或技能或知識是可以被傳承的,而且講授者不會擔心去培養敵人。不過,如果要讓一位達人願意分享他的行業經驗,一定要有一個好的平臺和合理的付費機制。

一個有經驗的人,不可能免費地和陌生人分享他的成功秘訣或處世之道,想當年莊子描述庖丁告訴魏惠王說他二十年來殺牛的心法,但魏惠王在沒有付費之前,庖丁不可能一一拆解手把手地告訴魏惠王,牛要怎麼殺,刀要怎麼使?唯有學員先付費,同時告訴講師他哪裏不足?講師才能夠在跟他見面前就好好地準備,來協助認真的學員排除痛點。

仔細想想,兩個小時的約見,不但可以傳授數十年的功力,更可能幫您解開數十年的惑。

當我們想學習時,有時候苦於無法找到一個貴人幫我們一把,當我們面對人生的衝突要做選擇時,我們手中的牌難道就限於那幾張,有沒有其他的選項?苦思了半天,是不是有其他好的牌可以打呢?唯有找一位好手,才能幫忙解套,也才有優勢。

當然,並不是所有的學習都可以在一對多的教室完成,有時候也需要一對一的場景。理財規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,不同家庭的理財需求往往很不一樣,需要一個獨立理財顧問(independent financial advisor)一次面對一個家庭。甚至,這個家庭的每個成員都有心裡的話,只願意和她信得過的獨立理財顧問講。

例如,一個七十歲的媽媽很想有一個能夠終老的地方,但她也需要一些錢來打點她自己的餘生⋯⋯那麼,該如何將她唯一的房地產變現?話說回來,這位七十歲的媽媽又能相信誰?她有時候連自己小孩的建議,都覺得不客觀了!

如果可以有一個平臺給她信任,這位媽媽可能還聽得進去一位外部顧問的話,便有機會解決了她的疑慮。老太太只需支付一些顧問費,聽了顧問的中立分析之後,並催生老太太決定下一個行動,便能夠讓她滿足現金的需求以及住的安全感。

讓我們再舉另外一個例子,場景來到臺中高鐵的星巴克。

這家高鐵站內的星巴克不僅人多,位子也不好坐。M先生和三個朋友約好,在這裡要花近三個小時的時間教他們台指選擇權,星巴克成了一個吵鬧且沒有說話隱私的教室。三位學員陸續到來,一個從臺南坐高鐵北上,一個從彰化上來,還有一個從臺中過來,約好在這裡聽M先生上選擇權賣方絕學的課。

他們事先都繳費了,M先生也準備傾囊相授,還特別早點來佔一個很小的圓桌和四個椅子。M先生還準備了講義,並且送他們一本他從未出版過的書。M先生當初選定這個地點的初衷,就是為了讓大家都方便,也可以照顧到遠道而來的朋友,但現在他內心卻開始思索著:「這裡是不是真的太吵了?是否需要找一個比較安靜的地方來教學、分享,效果才會更好?也才對得起客戶?」

之後,M先生更改上課地點,和幾位學員相約在高雄美術東二路9號的星巴克美術願景門市。那家星巴克咖啡館有碩大挑高且相對安靜許多的空間,只不過M先生都還是必須早一點抵達,才不會被其他的人打擾。

說到上課,我又忍不住想起某位朋友的故事。

他在1988年考大學聯考,聯考放榜了,順利考上政大財稅系和臺大社會系,他媽媽認為自己兒子的數學比較好,所以就慫恿他去讀政大財稅系。結果他讀了大一上學期結束,不太敢回家省親。

寒假到了,一直躲到過年前,終於還是得回去面對現實。每天上午十一點多,只要聽到巷子口的郵差機車騎來的聲音都會害怕!因為郵差會送來他第一學期的成績單,他深怕被三二退學。儘管天天擔心,在過年前還是收到了被二一的成績單,他走運地沒有被退學,但他和媽媽都確定是選錯了科系。

話說回來,當年如果有這麼一個平臺,有一位幫助年輕人選系選校的專家,並且告訴他媽媽,其實這位年輕人對「社會」遠比對「財稅」關心⋯⋯不知道這位媽媽會不會願意帶著兒子一起去找這位專家諮商?付點錢,換位思考,讓春節前的兒子不再懼怕郵差機車進入巷子的聲響?當然,也更有可能讓兒子因為走上了椰林大道,整個人自信了起來,進而翻轉人生?

專家的分享不能免費,一定要付費,付費才能破窗,破窗才能尋寶。

付費之後,講師和學員才會認真準備這一場約見。以律師這個行業來說,律師會訂談話費要客戶埋單,當事人多半也會願意——付談話費的好處是律師會提前準備當事人的法律問題,研究的過程可能要花他兩個小時以及花助理半個小時,這些都是談話費的成本。唯有事務所拿錢,才會辦好事。

只不過,這個當事人的法律案件常常是一時的,只是比較有急迫性一點。但仔細想想,一些重要的人生選擇,其重要性可能比當下的一個法律問題輸贏更大!難道真的要我們單獨面對而找不著出口嗎?為什麼不找仙人指路呢?

有好手,人生才好上手。

一個剛要進入職場的年輕人,如何在職場上表現地有聲有色,讓上司覺得他遊刃有餘呢?如果,可以先和一個職場達人請益,讓這位職場達人提點這位新鮮人在工作場所的待人處世之道,而這位職場新鮮人的父母,也必須出得起這幾千元。話說回來,這筆錢比贏一場官司重要多了!很多專家都指出,一個年輕人的第一份工作是何等的重要,因為這將會影響他漫漫人生的整個工作生涯。

一位好手如果一次只面對一個學員,可能會提不起勁,有時候上課人數太少對學員而言,也有阻力。所以,「好手」平臺除了一對一的課程,也會開設一對多的課程。但為了讓講師更了解學員,我們會調控班級的規模,不會有超過30人以上的班。根據我過去經營補習班的經驗,我覺得一個班的人數在二十人左右是最適合的。

不難想見,在這二十個人之中,一定會有一兩位學員比較喜歡和老師一搭一唱,或對老師的上課內容提出問題⋯⋯其實這樣也不壞,可以增加其他學員的注意力。

近年來,線上教學課程如雨後春筍般長出來,確實滋養了一些學員,但很多學員在學習上很難堅持下去,往往聽了前面一個小時就喪失了注意力。開設實體課程通常比較沒有這個問題(當然,也有人第一節下課就奪門而出)。一個老師也許聲調平淡,但內容有料,您如果購買一個線上課程,沒有進入那個讓您專心的教室,您就無法堅持專心地聽下去,很可能因為講師離您太遠,聲音也太平淡,勒索了您的學習情緒,讓您半途而廢,反而失去了聽完後的可能收穫。

反之,如果您在教室聽這位老師的課,也許剛開始的時候您會給他負評,但整個三小時聽完後,才發現其實他的課程是有邏輯也有層次的。很多實體課程的老師水準,絕對不會輸線上課程,只不過您必須用不同的水平儀去衡量他在線下的價值。

好手團隊會在各行各業找到願意分享的行業達人、證照達人、技能達人、投資理財達人以及語言專家等好手進駐平臺。我們不限行業,因為有理財規劃需求的人,也可能想學怎麼用手機拍照才好看?

我們願意花很多時間專訪這些達人,用客觀的角度去探求這位達人的價值及熱情,設法找出他對受眾的價值,並且花時間將我們的專訪稿製作成音頻,以另一種沒有壓力的方式呈現。不僅讓您可以解放視力的負擔,得以專心而沒有壓力的聆聽,您將可以聽到不同領域的達人的故事,以及他們可能帶給您的價值。如果您對這些達人的課程有興趣,建議您來「好手」平臺參加他的一對一諮詢,或參加我們好手的公開班。

還記得,有一次我去宜蘭市中山路吃一家近百年的老店,名字叫做「十六崁」,連這個門坊招牌本身都是古蹟。這家餐廳主要是賣雞湯的,負責料理的是一位八十幾的老阿媽,我問她菜單中那一項比較好吃,她說:「你就點這個!」,並且用臺語對我說:「就算被騙,也只有這一次!」

順著這句話,我不假思索地就點了她推薦的雞湯,事後我也忘了好不好喝,只是心裡一直在想著那句逗趣的話以及她說話的口吻——這是自信和親和力的總成,也是經驗及價值的呈現,想著想著就覺得味道實在很特別,甜到心坎裡。

現在,知道我想對您說什麼了嗎?請相信我們的菜單及推薦吧!


★ Photo Credit:unsplash-logoDanielle MacInnes